快装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装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装折扣汉川服装业:转型中的头脑风暴

发布时间:2019-08-16 19:51:43 阅读: 来源:快装活动房厂家

21岁的王雪纯,静静坐在汉川汉正服装工业城服装档口的电脑前,运指如飞。

与长自武汉汉正街的父母不同的是,她对打理自家网店的劲头,远大于这个20平方米的档口。

上月,汉川市政府与阿里巴巴正式签约共建“阿里巴巴汉川产业带”,志在培育湖北乃至中国“衣谷”。包括王雪纯家的“喜姿缘”在内的18家服装厂率先入驻阿里巴巴,尝鲜电商批发。

从传统的大批量生产到适应电商节奏的柔性生产链,从面对面交易到远程沟通,一批服装老板在转型中掀起头脑风暴。

“老把式”在新潮中犯晕

汉川新河镇的汉正服装工业城,聚集着1300多家从武汉汉正街转移而来的服装企业。

中冠服饰一个车间里,工人们正赶做一款紫红色棉衣。“这款卖得不错。今年冬季过半了,我们还在赶单。”董事长唐兵说。

唐兵2007年从汉正街迁来汉川,有多家固定客户。“我不太懂网络,儿子说服我开网店,说一样能做批发。”

初试网店,便遇到不适。“平时做实体批发,最喜欢款式少、产量大,最好一个款几千上万件卖给分销商,工人也做得顺手。”让他犯晕的是,衣谷运营方告诉他,开网店,得尽量多上款式,每款只生产几十上百件试探行情,产生一两件“爆款”后再大批生产。“开店2个多月,销量增长不明显,但客户渠道确实多了,今年应有一个飞跃。”唐兵对前景挺看好。

王雪纯也感同身受。“线下是按订单生产,基本没有库存;线上要求有库存,单子一来48小时内得马上发。还得学会沟通技巧,如客户问有没有色差,不能回答‘没有’,因为电脑看样绝不能避免色差。”

她的喜姿缘服饰上线仅一个多月,已发展了近10个稳定的省外分销商,有一个爆款还上了阿里巴巴“伙拼”(即全网最热销单品),日均销售额在3000元以上。

碰撞间,在纠结中磨合

传统服装作坊与电商模式相遇,碰撞出火花,也交织出纠结。“阿里巴巴汉川产业带”由汉川市政府委托川东集团旗下的湖北衣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总经理沈培新来自浙江嘉兴:“在江浙,小微企业向电商转型是很自然的事。在汉川,我们原计划选择30家企业提供保姆式教学,甚至免费提供实体店面,但目前只有18家签约。”

汉川服装企业对电商的热情,让公司感觉水土不服。尤其年长一辈的服装老板已习惯了传统模式,说服他们转型比较难。

甚至已签约上线的客户,也时常让他们想不通—“前几天一位老板有几百件尾货要甩。他一边在网店标价80元卖,一边在线下批发市场以50元单价一口气甩光。如果与我们沟通,指导他在线上甩尾货,不至于价格那么低。”沈培新说。“我觉得他们有点‘高大上’,不接地气。如果今天我不以50块钱甩,明天可能就跌到30元,敢等吗?做几十年生意了,稳妥为上。”这位老板毫不掩饰。

汉川市经信局副局长柳德高说,汉川的服装作坊老板做实体批发时间太长,对线上模式存在一个接受过程,其品种的单一性也限制了发展。“汉派服装以中老年服装为主,而网购的主流是年轻女装,从款式设计、生产等各个环节都得转型。”

新生代,在试水中前行

义乌产业带有1.6万商家入驻,温州产业带1.2万家,虎门产业带1.08万……在阿里巴巴网专设的“产业带”栏目,各个原产地站点热力十足。“汉川有3000家以上服装企业聚集,前景相当可期。”沈培新充满信心。

他说,过去,在汉川做电商与广州淘宝村相比劣势明显—款式更新慢、辅料商不足、运费过高。如今,汉川出发的首重运费低至3.9元,与广州持平;越来越多辅料商正扎堆汉川,款式更新也越来越快。而汉川服装与广州沙河等批发市场相比,普遍在质量上更具优势。

眼下,以广州沙河、犀牛角村为代表的一批汉川电商正踊跃回流。几个月前从沙河返乡发展的胡勇说,“广州恶性竞争太激烈,30元成本的衣服,有商家甚至可以20多元包邮。价格越杀越低,推广费却越来越高。”

现在,衣谷团队正从汉正街“新生代”中破题,同时主攻高校学生自主创业群体。

喜姿缘服饰的王雪纯,佳园仙子服饰的王倩,都是头脑灵活、有主意的新生代。王雪纯家的车间已专门开辟一条生产线做电商,一个多月间生产了12批,每批200条裤子,频率远比过去快。王倩家的工厂干脆按照衣谷团队的建议,放弃了过去的中老年服装,转攻时尚女装。“款式多,确实更受欢迎,现在客户已经拓展到北京和东三省那边。”王倩说。

女装店宣传单

服装店劳动力成本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