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装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装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策杠杆撬动精防难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34:25 阅读: 来源:快装活动房厂家

□本报记者 陈 飞□

春暖花开,湖北省咸宁市一年一度的精神卫生“春防”行动正在进行。该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牵头,卫生、民政、公安等多部门联合对精神卫生工作进行督导,增加对已管理患者的随访频率,监督救治经费落实,开展心理干预和科普宣传等。自2010年以来,该市以集中救治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为突破口,大力推进精神疾病防治。

■政府重视:综治考核一票否决

2009年,咸宁市发生42起命案,其中13起是精神疾病患者所为,致15人死亡。2010年前2个月,该市又发生3起精神疾病患者杀人事件。“这是切肤之痛,也是政府面临的挑战。”该市副市长镇方松说。

咸宁市下辖1市、1区、4县,约有300万人口。2010年以前,咸宁市精神病医院软件硬件都较差,床位空置,职工工资经常发不出。不少精神疾病患者因为家庭困难不治疗,全市到底有多少精神疾病患者,谁也不清楚。

2010年3月,该市成立以常务副市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强力推进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集中救治工作。多部门联合对疑似精神疾病患者进行筛查,劝说家属送患者到市精神病医院诊治;根据危险性评估,对易肇事肇祸患者通过医保报销、财政补助实现免费住院治疗;将易肇事肇祸患者纳入公安信息系统,街道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明确随访、管理责任。

“精神疾病患者管理是我们综治考核一票否决项目。”咸宁市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胡先甫说,因摸排不仔细没有发现,或已经登记但没有及时送治而漏管失控,导致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祸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的,对所在村(居委会)给予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并追究责任。

截至今年3月底,该市累计免费救治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2333人次。开展集中救治工作4年来,与精神疾病患者有关的命案仅发生2起,都是没有送治的患者造成。

“这项工作是社会管理创新的切入点,由综治办牵头有两个明显优势:有效协调,纳入考核。”胡先甫说。当地一位卫生部门负责人对这几年的变化非常感慨:精神疾病防治的部门协调机制很早就有,牵头的是卫生部门,但基本上没有发挥作用,“让综治办牵头,体现了政府的真正重视,立竿见影”。

■整合资源:花小钱,办大事

该市贺胜桥镇的小丁2002年高考失利,受到刺激患上精神分裂症,常常动手打人,还拿刀划伤自己。因为家庭困难,父母借钱给小丁看过病,但没有坚持治疗,无奈之下父母常常用链子把小丁锁在家里。2010年4月,村委会通知小丁可以免费到市精神病医院治疗,随后他住院6个月,病情稳定后回家免费服药。

“很多患者是因为家庭贫困不去治疗,即便医保报销大部分,剩下的钱和住院生活费他们也付不起。”镇方松说,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精神疾病患者看不起病的问题,该市把国家相关医保、救助等政策用足,剩余的缺口再由财政兜底。

根据该市制定的救治资金管理办法,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对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住院按最高额度报销基本医疗费,剩余部分由政府设立的专项救治基金支付。该基金由政府每年预算300万元建立专用账户,市、县财政按46分担,年初缴纳到位。市精神病医院按照一个疗程(3个月)6000元定额收费。

相关部门也制定了配套救助政策。民政局将贫困精神疾病患者纳入低保,救助标准提高20%,精神疾病治疗纳入大病救助,还负责流浪精神疾病患者的治疗、生活费用;人社局将精神疾病门诊治疗纳入慢病管理,费用报销75%,住院治疗报销比例提高到90%,取消起付线;残联开展贫困精神疾病患者免费服药项目,承担医保报销之外的药费,发放护理、生活补贴。

“这是花小钱,办大事。”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咸宁市这种“医保先报,民政救助,财政兜底”的精神疾病防治投入模式值得推广。对于精神疾病患者救助的国家政策不少,但由相关部门各自执行,政策之间不衔接。如果政府牵头主动把这些政策、资源整合利用起来,创新管理模式,最后并没有花多少钱,却能解决大问题。政策是个杠杆,再投入少部分资金就能作为有力的支点,最终撬动精神卫生工作的很多难题。

■转变模式:社区康复要跟上

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集中救治,也给咸宁市精神病医院带来了发展机遇。该院院长高卉说,由国家建设项目和地方政府共同投入3800万元建设的综合大楼,5月即可投入使用,“要拿出一层作为精神疾病患者康复中心,包括针对患者家属、基层技术人员的康复学校”。

在该院患者活动区域,记者看到很多人在打乒乓球、下棋、健身。高卉说,目前的康复项目比较简单,社会技能康复还没有条件开展。精神疾病患者需要终身管理,出院后应由社区随访,督导服药,发现问题及时转诊,同时还要帮助患者开展生活技能、社会功能方面的康复训练。如果仅有住院治疗,社区管理和康复跟不上,就会陷入“收治—频繁发病—再收治”的循环,付出高昂的治疗和社会成本。

该院党委书记刘祖松介绍,2010年,国家“686”项目(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开始在咸宁市实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患者的随访管理逐步展开,但是患者社区康复还没有真正铺开。“患者康复应该由社区来做,《精神卫生法》写得很清楚,但是目前这对社区来说还是个新问题,不会做,不敢做。”

“工作确实不好做,主要是家属不配合。”咸宁已开展社区康复的银泉社区居委会负责人介绍,该社区目前管理了6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他们可以来参加绘画、舞蹈、体操、理发等康复活动,但是一些家长为了保护孩子的隐私,不愿意来。劝说这些家长,成了社区居委会主任的一项重要工作。

“康复管理是短板。”镇方松表示,随着这几年对易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救治工作的不断深入,政府对精神疾病防治体系建设越来越重视。对于社区康复,已经明确由综治办牵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组织,残联出资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供技术支持。“救治模式要由集中救治尽快向医院—社区—家庭全程综合防治模式转变。”

叉车网

全自动翻料机

毛竹

山东高粱饴

大米深加工

移动剪叉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