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装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装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通单向网间携号漫游获首肯市场或生剧变

发布时间:2020-02-11 07:50:41 阅读: 来源:快装活动房厂家

也许用不了多久,中国联通的手机用户,在联通网络无法覆盖的地方,就可以使用中移动的网络通话,并且无需更改号码。

据悉,这项被称为“联通单向网间携号漫游”的新政策已获工业和信息化部首肯,最快11月份即可实施。

“单向”意味着中移动不可以对等使用中国联通已有的网络。这也将使联通与移动之间的信号差距在一夜之间全部抹平。

不过中移动面对的压力还不止于此。据悉,中国电信也正在游说国务院国资委,要求和中移动共享站址。

单边漫游

据中移动高层透露,工信部最近的一次内部会议讨论了一个新的议题:支持中国联通可以单向网间携号漫游。

所谓单向网间漫游,就是指联通的用户可以在没有联通信号覆盖的地方,使用移动的网络。联通用户无需更改号码,移动必须向联通开放网络。联通向移动支付一定的网间结算费用,也就是漫游费。

不过这种优惠并不是对等的,在没有移动网络覆盖的地方,移动不可以使用联通已有的网络。这就是所谓的“单向”。

接近工信部的人士透露,经过讨论,工信部已经作出决定,计划在11月开始实施这一新政策,但是目前工信部尚未下发相关文件。工信部新闻发言人王立健拒绝对此事置评。

如果联通单边携号漫游开始推行,意味着中移动无处不在的网络布局优势渐渐消失,在网络覆盖方面逊色于中移动的中国联通,则可在一夜之间,将信号劣势全部拉平。

据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电信分析师提供的数据,目前,联通基站数不到20万个,而中移动基站数超过30万个。可见,在网络布局上,联通远逊于移动,网络布局的差距直接导致了用户体验的不同。

细心的人可能注意到,为了凸显自己在网络方面的竞争力,中移动通常要在那些偏远地区、网络覆盖艰难的地方树起一块广告牌“中国移动信号已经覆盖”。而现在,随着有利于联通的单边携号漫游政策的出台,移动的优势正渐渐被削弱。

“这明显是联通占了移动的便宜。”上述电信分析师说。接近工信部的人士透露:“这既是国家扶植联通、减少垄断的大势所趋,也是联通在工信部争取的结果。”他强调:“这一政策已经基本通过,如果不出意外,11月就可下文实施。”

移动方面对此自然是不欢迎的,“这就是眼看着移动的蛋糕被划分掉。”广东移动一位内部人士无奈地说,“但是这是国家政策,你也没有办法。”

电信的游说

试图单边携号漫游的联通只是运营商围剿中移动努力的一翼,另一方面,电信试图突围的政策显示了其更大的雄心,且更具进攻性。

据中国电信内部人士透露,目前电信正在加紧游说国资委,要求和中移动共享站址。

所谓站址,指的是用于悬挂基站的天线塔。由于此前电信没有移动网络也就没有天线塔储备。

业内人士皆知,目前中移动站址布局密集,可以选择的站址并不多了。天线塔占地面积大、出租费用高;由于居民对于无线发射器是否有辐射等存有疑虑等原因,对天线塔进小区并不欢迎。因此,中移动此前为了广泛建无线基站,不仅在与发展商的谈判中付出了巨大经济成本,也在设计上颇费脑筋。但是,为了保证无线网络信号畅通,进小区、甚至居民楼顶又是必然选择。

而且,在小区或者商业区设置站址费用颇高。以北京王府井一机房为例,年租金就达上百万元。

目前,中移动经过多年积累在天线塔上具有明显的优势,而电信和联通则逊色许多。据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电信分析师介绍,电信从联通手中购买2万个站址,与联通共享8万个站址,也就是说这8万个站址中,电信拥有4万个站址的产权,这样电信实际上拥有6万个站址的产权,10万个站址的使用权。

联通在鼎盛时期有20万个站址,现在可用的站址在18万个左右。而中移动的站址多达30万个。

站址的多少,决定了信号覆盖能力的大小,也就是用户体验的好坏。

为了发展全业务,中国电信现在希望,与中移动站址共享,也就是说自己不必再选址,在移动的铁塔上挂上自己的无线发射设备。中国电信主动提出的互换代价是,可以提供其地下的光纤传输网。

“地下光纤对于移动来说意义并不大,中国电信相当于用自己的芝麻换移动的西瓜。”上述电信分析师认为。

电信内部人士则以自己是电信母公司自居。“第一次电信重组时,移动拿到了最好的网络、技术上获得了最宽的带宽,也没有人员上的包袱,相当于得到了偏袒,这可以成为电信和联通要求不对称管制的有效论据。”上述分析师说。

中移动内部对于接二连三的“削藩”政策,深感无奈。一位广东移动高层表示:“电信与移动共用基站,是物理性的协调,实施起来困难比较大,比如移动可以提出无线铁塔的承重等难题,拒绝电信的要求,但是,联通单向漫游是网络间的,是国家政策,这个移动也无力拒绝,实施起来也很容易。”

非对称管制

在允许中国联通 “单向网间携号漫游”的新政中,业界又看到了“非对称管制”的影子。

“非对称管制”出现在电信业中,始于上一次分拆。

在“非对称管制”指引下,为了扶持相对弱小的中国联通,工信部的前身,原信息产业部要求移动最低资费不得低于中国联通。然而,国家鼓励基础语音业务资费不断下调又与决策者的基本愿望相矛盾。中移动给用户的话音优惠以各种方式推出,用于保护联通的这一政策,在实际上效果并不明显。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联通用户为1.3亿左右,而中移动早已经突破4亿,是前者的近4倍。

实际上,联通在语音业务资费上并无优势。工信部9月8日公布的中国移动《关于增加TD-SCDMA试商用选择性资费方案的报告》指出,TD四类套餐包月价格从10元至100元不等,本地被叫免费,本地主叫首3分钟0.22元、以后0.11元/分钟,这种资费标准与当前的固话资费已经非常贴近。

因此,在今年电信重组之前,“非对称管制”并未发挥政府主管部门希望看到的效力。移动对非对称管制中给予联通的种种特权,并不以为然。

而在政府再一次捉刀电信重组之后,“非对称管制”重新被提起。

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今年电信中报业绩会上也提到:“在重组后将会有非对称管制措施出台,且出台的非管政策都是符合中国电信长期以来的要求的。”

巧合的是,8月25日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业绩报告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对运营商已参与政府组织的运营商不对称管制措施讨论毫不讳言。

中国网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左迅生表示:“相信政府未来会推出不对称监管政策,以解决电信业失衡问题。”

不久,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则回应,中国移动已经承担了非对称管制的内容:中国移动已承担大量社会责任及财务负担,包括发展相对不成熟的TD-SCDMA以及“村村通”工程投入183亿元等。在电信重组过程中,中国移动合并400亿元债务的中国铁通。

一切尚未定局。不过,正是这一政策,使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看到了进攻的新机会,它们不会就此止步。

广州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中山注册公司多少钱

深圳代理记账代理

广州注册公司资本

代理记账多少钱

代理记账电话